第220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新月如钩,星光闪耀,夜已经深了,林昆拿出手机想给林昆打个电话,问问她什么时候回来,这也算是尽到老公的责任,不等他把号码偶出去,手机嗡嗡的震动了两下,林昆的短信发了过来:澄澄睡了么?

小楚澄爬上了床,把枕头和被子摊开,又哧溜一下从床上翻到了地上,从床底下的柜子里抱出一个崭新的枕头,笑着冲林昆说:“爸爸,这是我和妈妈为你准备的枕头。”

两个保安显然不会买一个小孩子的帐,否则他们狐假虎威的脸皮往哪儿搁?两个保安的脸色顿时更阴沉了下来,冲着澄澄训斥道:“你一个小孩子闪到一边去!”

他这边正臭美呢,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他和澄澄一样,用的都是最新款的IP6,不过人家澄澄的那个人是正品,他这个是地地道道的山寨货,高亢的铃声叫唤起来尤如破锣打鼓一样,能把人下出心脏病来。

就在这众人心神不宁时,食馆大门被人推开,仿佛有风呼啸,走进一个身穿白色道袍的老者,这老者满脸皱纹,可却仙风道骨,面容端正,尤其是双目精光闪耀,一身正气散及四方,刚一到来,他威严的声音,就传遍整个食馆。

“罗孝先生,您看我家小女也正直青春,相貌出众,智勇无双,如果尊者喜欢的话……”城主说道。苍白脸色的牧龙师罗孝瞥了一眼旁边一位姿容还算上乘的女子,却轻蔑哼出一声。

“珠子大哥,最近生意还好吗?”我开口问道。李敦珠咽下了口中的酒,想了想后叹了口气说道:“遇到点事儿,死了几个弟兄,我也差点交代了。”他此话一出,我和胖子不免吃惊!李敦珠还是有些本事的,要是手里没点真功夫那也没办法在这行里混那么久。什么事儿能让他吃了这么大的亏!“啥事啊?”

“难道是我修炼错了?上次文字模糊,有什么没发现的地方?”想到这里,王宝乐也是没办法了,拿出梦枕,重新进入梦境。

手机突然响了,林昆掏出来一看,是林昆的电话,他站起来转身到一旁,先小声的对电话说:“拜托你一件事,我跟我发小在一起呢,我得喊你老婆,要不太没面子了,你就配合一下,千万别挂电话啊!”

吻,深吻,吻的已经要窒息了……李春生张开双手,紧紧的抱住珍妮的腰间……

报上了姓名之后,姜峰本以为林昆那懒洋洋的声音会有所改观,结果却听对面打了一声哈欠,依旧懒洋洋的道:“哦,姜市长,什么事儿啊?”语气吊儿郎当的就好像是在跟一个路边小贩在打招呼。

“天啊,你太欺负人了,我都全程把手藏起来,你居然还能掰到!!啊……痛啊!!”王宝乐要哭了,可心底的恨啊,止不住的无限爆发,实在是对方只是气血,而自己如今都封身境了,但居然每一次都被对方抓住手指,那种剧痛,那种憋屈,那种无奈,让王宝乐复杂中,憋屈无比。

大狼狗凌空飞在半空的凶悍身躯突然佝偻起来,林昆趁机抬起脚就踹过去,就听‘砰’的一声闷响,这只足有一百多斤的大狼狗直接被踹飞!

怪物!走,我们快去看看。灵芊立马招呼众人朝我指的方向跑了过去。然而,并没有多远的距离,可是等到我重新回到刚刚看见黑影的地方,四周却一个人都没有!“怎么会?怎么不见了?”我冲进林子里,不仅迷雾已经散去,就连刚刚那个巨人的身影都已经消失不见。在附近转悠了好一圈,并没有看见刚刚那个巨人的身影。

虽说和刘志才没什么情谊,但不管如何,曾经是这个宅院的女主人,甘氏甚至想过,要不要以死守节,但是,终究还是希望,那些噩梦不要降临,苦些累些,但能如李氏那样,有人可以依靠,安安稳稳的生活下去便好。

“林昆兄弟,你这只小鹰从哪弄来的?”孙志好奇的问道,周围的人纷纷都向林昆看过来,他们也好奇这样一只可爱的小鹰是从来弄来的。

沈曼没有接的意思,女警只要代接起来,“喂,请问你找谁?”少顷,女警放下话筒,回过头对沈曼说:“沈警官,他说西域扒手团伙……”

结果不用多说,林昆一拳放倒一个,把两人摁在了地上就是一顿胖揍,这两人起初还有力气咿呀痛叫,到后来被打的连连吐血,连叫唤的声音都没有了。

不等他说完,帮他打石膏的护士冷冷的说了句:“别说话了,打石膏呢,有说话这闲工夫,赶紧去把医药费交一下。”

“白碎就白碎了,反正也没几个钱。”徐梅狡猾的笑道:“但你可不能轻饶了他们,尤其那个男的,至少得关上他个把月,让他在里面吃吃苦头。”

“嗯,我知道了。”林昆笑了一下,转身坐进了出租车。出租车已经开远了,张大壮还站在原地,无奈的摇头的叹了口气,“他还是没忘了她呀。”

“我儿子!”林昆笑着道。余志坚心里一阵疑惑,过去也没听说过昆哥有儿子啊,不过转念再一想,咱们林哥是什么人,现在多少的腐败官员都在外面有私生子,咱林哥堂堂的英雄豪杰,有个私生子也正常,再仔细的看看这孩子,也和林昆有些神似。

踱着步,陆宁就琢磨相、卿、侍郎等他这东海国属官的人选,也实在没什么头绪。自己的亲朋,也没什么人,是做官的材料。“你是,张大郎吧?”陆宁突然瞥到,跟随自己的这大帮人最后面,有一名皂衣差役战战兢兢的,正是街坊,也是曾经自己的大债主,刘婆之子。

林昆和林昆同时一怔,眼神不由自主的触碰了一下,然后一起看向澄澄,然后两人脸上都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,林昆溺爱的摸着澄澄的小脸道:“好样的儿子,那爸爸的后半生就全靠你了,你要保护爸爸呀!”

“呵呵……”林昆嘴角轻轻的一笑,透过敏锐的六识确定周围没有其他暗中藏着的人后,转身回头,就看见了站在身后亭亭玉立的女人,她穿着一件淡蓝色的旗袍,脚上穿着一双高跟鞋,无论气质还是相貌,都足以称的上是美女。能穿着高跟鞋,走路不发出声音,这女人脚下的功夫不一般。

林昆白了他这个不会说话的徒弟一眼,“怎么叫我还真是个有钱人,难道你师傅我看上去很吊丝么?”

争取了大家的同意后,付国斌宣布马上回酒店,本来打算在黑山镇逗留两天的行程也发生了改变,所有家长都不想再继续在这玩了,所以定好了明天一早就离开,赶往下一个旅游的地点。

林昆带着澄澄和小海东青,打车到了意识中心最繁华的一条商业街,过去他从来没来省城逛过街,想买东西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好,所以只好直奔着商业街来了,毕竟这商业街上的东西肯定齐全,而且能保真一些。

“明府,哦,不,刘逆说他不是北国细作就是凶顽,将他关了起来,这不,还没过堂嘛,刘逆就被……”陆宁微微颔首,看着那大汉,问道:“你在北国为什么打死人?”大汉却沉默不言。

至于为什么不暂时的好好安置那些被打成重伤的拳手,从来也没有哪个帮派那么做过,也没人主动提出来,所以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这样。

“面具啊面具,你告诉我,有什么办法可以让我突破灵石纯度八成五的瓶颈,达到九成以上!”

林昆笑着刚要回答,心里直夸自己的‘媳妇’懂事,却被澄澄抢了台词,小家伙脸上的表情除了兴奋,还略带了一阵向林昆告状的表情:“开心,当然开心了,爸爸除了陪澄澄玩之外,还总和美女导游阿姨打情骂俏……”

林昆一副诚恳的态度接着说:“可我已经有老婆孩子了,不能跟你乱搞男女关系了,咱们今生的相遇只等当做一场遗憾,而且我老婆比你漂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