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62章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韩心的脸颊顿时红了起来,从小到大,她还从来没有这么失态过呢,她不由的有些生气的看着林昆,忿忿的哼了一声,扭过头就向一旁走去。

面对恶道士的攻击,林昆丝毫不敢大意,以他多年对敌的经验,这名恶道士出手狠辣,几乎招招都是奔着致命而来,极有可能是佣兵出身。

这黑山镇的建设完全是按照清末的街巷风格,路边摆摊叫卖商家们也很统一的都穿上了清朝时的衣衫,走在街上会给人一股穿越回古代的错觉。

官场浸淫了这么多年,余宗华当然知道姜峰的用意,之前余宗华曾简单的了解过姜峰,知道这是一个用能力的人,所以第一次林昆出事的时候,他才会把电话打给之前只有过一面之缘的姜峰,姜峰既然向他表明忠心,他当然不会拒绝,多一个市级有能力的副市长的嫡系绝对没有坏处。

“次奥,就是个卖肉的还这么牛逼!”李春生愤恨的道。“春生啊,淡定,咱们是来这办事的,不是来闹事的。”余志坚笑着说道。

林昆轻佻的一笑,摆出一副无赖的表情,道:“对,就故意的了,怎么着吧。”

这些话全都是林昆的肺腑之言,此刻说出来听在了周晓雅的耳朵里,她的眼眶顿时更酸了,即便她是一个理性现实的女人,终究还有感性的一面。

“呵呵……”林昆嘴角冷的一笑,点了根烟叼上,大大咧咧的走出巷子。

徐有庆一口气跑到了家,他在这凤凰镇的地位,就跟黑山镇的赵猛差不多,都是一方的霸主,只不过他跟人赵猛比起来还是稍有逊色,人家赵猛凭的是自己,徐有庆他是靠自己的老子。凤凰镇的镇长徐旺财难得这么早就在家,平时‘公务’太忙,一般都是下半夜或者彻夜不回家,见儿子风风火火的跑回来,徐旺财马上就厉声喝道:“有庆,你慌慌张张的跑什么,是不是又捅什么篓子了?”

保安头子面色铁青,不服气的看着林昆,林昆眉头突然一皱,摇头道:“我实在膈应你这逼来来的眼神……”说着啪啪的两个大嘴巴子就抽了下来,直接把保安头子打的两眼冒金星,翻了个白眼昏死了过去。

“呵……”林昆淡淡的一笑,道:“你想的倒美,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,想让我喜欢上你,绝对不可能!”语气虽然强硬,但也隐隐充斥着一丝暧昧,她打开了啤酒,咕咚的也喝了一口。

感叹归感叹,不过转念再一想,林昆也不觉得这是什么坏事,他不想成为道上的人,主要是碍于自己的身份,自己过去是兵王,这会儿是特别行动处的特工,理论上混黑道是不合适的,但混黑道也不一定就是做坏事啊,古时候还有那么多的绿林好汉呢,自己怎么就不能成为一个正义的混混呢!另外,自己若是成了这百凤门的二当家,最直接的好处就是以后来这喝酒不用花钱了,成年累月的下来可以省不少钱呢!

三个民警的脸色瞬间黑了下来,推着林昆就往屋外走,林昆回过头冲床上有些发愣的冯佳明叮嘱道:“佳明啊,帮我照顾好红叶,它喜欢吃肉。”三个民警几乎是押着林昆从楼上跑下来了,等冯佳慧和韩心穿好衣服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,林昆已经被他们押到了警车上,秦老虎不明白怎么回事,等到了车上三个手下才告诉他:“秦所长,屋里有眼镜蛇!”

随着他这句话说出,那些快要坚持不住的学子,一个个似乎有了力气,纷纷咬牙,发出咆哮,强行又撑起了一个,可看向王宝乐时,却发现王宝乐虽摇摇晃晃,但却同样撑了起来,顿时着急。

“啥?”林昆强忍着骂娘的冲动,他好歹一个漠北的狼牙军团的兵王,年薪就给十万,这国安局也太不拿他当盘菜了吧,这简直是赤裸裸的剥削嘛!

“雨一直下……”最终林昆选了一首张宇的雨一直下,这是他会唱的为数不多的几首流行歌,林昆说话的嗓音很正常,但唱歌的时候自然的就带了一阵沙哑,听上去跟张宇沙哑的嗓音十分的相似,同时又有他自己独特的唱法,那沙哑爱意悲凉的歌声,马上就直入了韩心的心里。

金柯黑着脸冲沈曼道:“把他给我带到审讯室,我要亲自审他!”

沈涛顿时无言以对,脸色青一阵红一阵,臊的可不轻。章小雅笑了笑,对周瑾道:“周经理,那就这车吧,我们去刷卡吧。”周瑾问道:“不用我带你去看看车?”

冯佳慧更吃惊起来,看着小海东青,抑制不住疑惑的问林昆道:“林先生,它能听懂我们说话?”

林昆倒也没驾着涅盘后的老捷达一路狂奔,试试车差不多就行了,毕竟得遵守交通规则,虽说这车违个章什么的也不用他管,但既然拿了人家的钱做了人家的女婿,必要的时候还是要检点一点的,不能总惹麻烦不是。心里头这么想,林昆霎时间觉得自己的思想觉悟提高了。

“呵,你就放心吧,高调的车我才不舍得借你开呢,回头给我开进维修厂怎么办?”林昆白了他一眼,想起昨天早上在马路上飙车的情景,心底没由来的一阵刺激,那感觉就好像自己投入到了电影里一样。

跟冯佳慧、李春生、苏有朋告别完,林昆抱着小楚澄朝卡罗拉走去,路上小家伙凑在林昆的耳边小声的说:“爸爸,我刚才发现了个秘密。”

“王宝乐!!”陈子恒终于认出了那肉球的身份,失声惊呼,甚至他四周的不少人,此刻也都隐隐认出,在听到陈子恒的呼声后,一个个都差点跳起来。

林昆轻佻的冲他一笑,44的大脚板子还是突然亮了出来,同样砰的一声,同样啊的惨叫,同样是摔进了人群,同样是惹起了一片不满的叫骂……

林昆和余志坚都买了酒,买的都是酒坊里最好的酒,这酒坊里的老板认得余志坚,余志坚经常会来买酒,只是不知道这位身高马大的军爷竟然会是省人大的余书记的儿子。

说着,于亮的巴掌隔着冯远志就要打向冯佳明,要说冯佳明这孩子的脾气也真挺拗的,就那么老实的站着,一点躲闪的意思也没有,最着急的要属冯远志,儿子可是他的心头肉,从小到大他都不舍得打一下,怎么舍得让别人打。

老胡为难的道:“老首长,可您的身体……”老者爽朗的笑道:“不碍紧,偶尔痛痛快快的喝一顿,死不了的,哈哈!”

“尼玛的……”几个小青年一起骂道,并有两个已经要冲林昆扑过来了。

董大海一直注意着林昆脸上的表情,林昆对他还算礼貌,一直也没给他甩脸子,也没做出一副爱答不理的表情,脸上始终挂着平静的笑容。

“同学们快走,不要管我,我来帮你们拖延时间!”王宝乐说着,勉强捡起一块石头,向着来临的巨熊扔去。

林昆笑着向他解释道:“西域的扒手都是有团伙的,这些人生性狡猾阴狠,光凭他们俩个是无法报复我跟沈警官的,所以肯定会找来其他的同伙。”

林昆正把玩着打火机,瞥了金柯一眼,转而冲姜峰笑了一下,“姜市长,对方明显是三比一,我现在就是说什么都没用了,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吧。”

冯佳慧的家就在镇上,磨盘镇地域不大,冯佳慧家也算是在镇子的中央位置,一个不起眼的门头房,挂着个‘冯家包子’的大牌匾的包子铺,就是冯佳慧家爸妈经营的包子铺,用冯佳慧的话说,她和她弟弟上学的钱和所有的生活费用,都是她爹妈在这包子铺里一个包子一个包子包出来的,说这些话的时候,能清楚的看到她漂亮的眼眶里闪烁着泪光。